内伊和另一名军长也负了伤莱比锡

/ / 2015-10-25
当天下午,左翼的朗热隆终于发起了进攻,猛攻克莱恩-维德里兹村。村中仅有波兰步兵4个营、800名骑兵和2个炮兵连驻守,防御力量十分薄弱。但看到对面来的是死对头俄国人,打得非常勇猛顽强。俄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不小的伤亡,双方反复争夺,村子数次易手。...

  当天下午,左翼的朗热隆终于发起了进攻,猛攻克莱恩-维德里兹村。村中仅有波兰步兵4个营、800名骑兵和2个炮兵连驻守,防御力量十分薄弱。但看到对面来的是死对头俄国人,打得非常勇猛顽强。俄军每前进一步都要付出不小的伤亡,双方反复争夺,村子数次易手。

  在南线,从上午九时到十一时,战斗异常激烈。法军在各个点上都打退了联军的进攻,牢牢地坚守着阵地。波兰亲王波尼亚托夫斯基指挥的第八军,坚持着马克勒堡,多里兹和孔尼维兹一线。奥热罗的第九军仍驻杜森,准备随时支援第八军。维克托的第二军在瓦肖·劳里斯顿的第五军在李贝特乌尔克维兹和周克尔豪森。莫蒂埃乌迪诺各指挥两个师的青年近卫军和老年近卫军,作为预备队,分别位于莱比锡东侧和瓦肖西北侧。麦克唐纳的第十一军位于何尔兹豪森及其附近。此外,在面对南线联军的中央位置上,即在瓦肖和李贝特乌尔克维兹之间,法军还集中了一百五十门火炮。

  正当朗热隆准备再次进攻维德里兹村时,猛地发现法军援兵排成纵队正源源不断地开向维德里兹村,来援的法军第9师掩护波兰步兵进行重整。接着发起反击将联军从两个村子中逐出。联军被赶到溪流附近的树林里,2个猎兵团不断施放冷枪向逼近的法国人开火,打头的法军第145步兵团伤亡惨重。发现朗热隆一线的战况不妙,布吕歇尔元帅立刻派出了第8军、第10军前往支援。朗热隆重新发起攻击,再次攻占了维德里兹村。

  由于身处危局,鉴于法军没有援兵和更多的预备队,究竟要不要在此时投入反击,拿破仑仍然举棋未定。为了确保攻击万无一失,拿破仑指望着马尔蒙抽身前来。可惜他被布吕歇尔牢牢缠住,已不得不留在莫克恩附近堵住汹涌而来的西里西亚军团了。

  十八日上午八时,联军开始进攻。战至下午二时,除在左翼有些进展,攻占了罗斯尼格和杜森以外,大部阵地仍在法军手中,其中向普罗布偕达进攻的巴克莱部,因遭法军炮火的猛烈轰击而损失惨重,被迫暂取守势,向林德瑙攻击的格莱部被贝唐德军完全击溃,随后,贝唐德军发起反击,向西推进了十几公里,这样就确保了法军退路的畅通。

  联军骑兵继续猛攻,很快撞上了正在后撤的法军第1陆战团的残兵和第3陆战团的组成的方阵里。很快又毁灭了法军一个方阵,缴获了一面鹰旗和700名俘虏。剩下的法军后卫维持着方阵且战且退,全军后撤至莱比锡城北的格利斯(戈利斯)村和欧提兹希一线磅炮兵连拉了上来向正在撤退的法军官兵发射霰弹,杀伤了大批法军官兵。眼见普军得胜,俄军第11、第17步兵师也开始猛攻马尔蒙军的右翼。扬·亨利克·东布罗夫斯基指挥第27师试图利用俄军两个步兵师的战线缺口发起反击,结果很快被联军投入的预备队击退,全军只剩下几百名残兵撤离战场。与此同时,俄军第9军也加入了攻势,击退了法军第9师。

  天黑下来了。拿破仑认识到大势已去,指示参谋长贝尔蒂埃向部队下达撤退的命令。按照命令,麦克唐纳指挥其第十一军和第七军继续坚守孔尼维兹,普罗布偕达、斯托特里兹、劳德尼兹和莱比锡城,掩护主力撤退。同时,命令坚守德累斯顿的圣西尔军自行组织突围。下达了命令以后,拿破仑倒在大本营的板凳上,立即睡着了。将领们坐在周围,沉默地望着他。周围一片黑暗,最后战斗的呼喊声、伤员的呻吟声和军队撤退的车轮声,混杂在一起,传入拿破仑所在的那个破水磨房。一刻钟以后,他突然醒了,随即赶往莱比锡城,直到第二天上午九点过后才撤离该城。

  与此同时,麦克唐纳军也向敌人的右侧发起了攻击。缪拉的骑兵和后续步兵,先后进到了久尔登哥沙与奥恩汉以南一线;麦克唐纳军也接近了赛费尔特。缪拉的骑兵经过一阵狂风式的奔驰以后,很快就精疲力竭了。这时,联军从普来泽河以南调来了十三个中队的骑兵预备队,这支以哥萨克骑兵为主的劲旅,对进攻的法军骑兵进行反击。经过激战,联军把进攻的法军又驱回到了原出发阵地。联军左翼的默费尔特集团,也乘势向多里兹地区的法军发起了进攻,但攻击受挫,默费尔

1
奥斯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