位于该国中部科隆

/ / 2015-10-25
宽阔的莱茵河缓缓地流过科隆,把城市分为东西两半。东部是新区,西部是老城区,霍恩索雷伦大桥与德意志大桥把城市连在一起。站在德意志大桥上俯视两岸,这个德国第四大城市就几乎一览无余。我发现在这座工业城市看不到一个烟窗。东部的新区虽然有一些新的建...

  宽阔的莱茵河缓缓地流过科隆,把城市分为东西两半。东部是新区,西部是老城区,霍恩索雷伦大桥与德意志大桥把城市连在一起。站在德意志大桥上俯视两岸,这个德国第四大城市就几乎一览无余。我发现在这座工业城市看不到一个烟窗。东部的新区虽然有一些新的建筑,却与老的城区搭配得十分合理、协调,视觉上没有突然的跳跃感。这个城市好像是在两千年前设计好了,以后只是按照统一的图纸建设而已。莱茵河西岸,石青色的科隆大教堂的双塔在晨辉中闪着熠熠的光芒,庄严、肃穆、神圣。

  沿着莱茵河从科布伦茨经过波恩,再往北,两岸的景色就慢慢变了,静静的葡萄园,幽秘的中世纪城堡不见了,城市的距离在缩短,河面上会有大型的油船和货轮频繁往来。前面就是德国的西大门科隆,自科隆过杜塞尔多夫便是德国著名的鲁尔工业区。到达科隆的时候,正好赶上了一年一度的狂欢节的高峰。

  进入科隆到处看到一种广告,因为不懂德文只能从画面上去判断。画面上是一俊男半身像,西装领带,手握啤酒杯,开怀大笑。细细一看,他的领带自领结以下全被剪了,只剩下了脖子上的那一圈,下端留着斜斜的剪口。我不懂那是什么意思,就问来接我们的德国朋友。朋友笑着告诫我们明天不要穿西装上街,特别不要系高级领带。因为狂欢节中的女士可能笑眯眯地走近你,然后突然一手揪住你的领带,一手掏出剪刀,咔嚓一下,转身就跑了。这是科隆狂欢节的一个特殊习俗。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游行队伍中很多是以家庭为单位的,一家人不同年龄、性别正好化装成一个神话故事或是创意为一种场景。也有属于游行发烧一族的,在广场上我看到一群老头,化装成为一班海盗,腰里别着手枪,戴着眼罩,他们的海盗船要花费几万欧元。他们不停地摆着不同造型,免费为人们合影。

  走进科隆的狂欢节,置身在那些自由轻松状态下的市民中间,也许是帮助我认识日耳曼民族的难得机会。

  这座高157.38米,花费16万吨石头,历时632年才建成的世界上最伟大的哥特式建筑,足以让任何人对科隆这座城市肃然起敬,为科隆市民的顽强和永不停息的奋斗精神所折服。脚下踩着德意志大桥坚实而朴素的钢梁,桥下是莱茵河静静的流淌,远望大教堂直入云端的尖顶,我感悟到这就是德意志精神所在——坚强、追求、深邃。迎面吹来凉爽的风,我慢慢闭上眼睛,用心去感受此刻异国他乡静谧与神圣。脑海却浮现出穿制服的党卫军的来回走动、集中营里铁丝网后犹太儿童恐惧的眼神……而后隆隆的炮声从耳边响起,科隆笼罩在火光中,莱茵河上巨响后升起的水柱直冲大桥的桥身…….日耳曼,这是怎样一个民族啊?

  (Provincia de Colón)是巴拿马的一个省,位于该国中部,面向加勒比海。面积4,868平方公里,2006年估计人口235,299人。[1] 首府科隆。

  作为一个黄皮肤黑眼睛,在德意志人海中我丝毫没有感到陌生,人们友好和善。偶尔用英语的交流中,我发现德国人对中国充满了好感和向往。也许正因为这样,德国才成为了中国在欧洲的最大经济合作伙伴。

  带着感受科隆人狂欢的强烈欲望,加上时差的烦恼,那晚怎么也睡不好,第二天很早就起床,我要出去遛达。赶在科隆沸腾之前,去感受这座两千年历史名城的静谧。 是刚刚洗过的,可以看得很高很远,晨曦中的白云静静地飘在天边,那种纯净使自己戴了一幅高清晰度的眼镜。天空下的一切,都变得格外的清晰,以至于自己感到不太习惯。并不高大的哥特式屋顶带着阁楼上的小百叶窗,爬满墙壁的鳄鱼草,马路两旁如盖的橡树,街心花坛中盛开的玫瑰与郁金香,还有消失在前面拐弯处的柏油马路,构成了一幅透明的水彩。眼前的景致激起了我的灵感:去到莱茵河边,站在德意志大桥上看朝阳照射下的科隆大教堂,去感受朝霞里高耸入云的教堂尖顶的神圣,去偷听阿波罗神与耶稣基督的私语。

  狂

1
奥斯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