幸运的是三个并排的座椅只安排了俺一个人法兰克福

/ / 2015-10-25
开始写这篇日记的时候,法兰克福当地时间是2009年7月16日晚上9点整,北京时间2009年7月17日凌晨3点钟。在过去的20个小时中,满打满算在飞机上睡了2个小时。所以说现在是梦游一点也没有错了。 推断国人来欧洲旅游时,法兰克福只是短暂停留的一站,所以勤于购...

  开始写这篇日记的时候,法兰克福当地时间是2009年7月16日晚上9点整,北京时间2009年7月17日凌晨3点钟。在过去的20个小时中,满打满算在飞机上睡了2个小时。所以说现在是梦游一点也没有错了。

  推断国人来欧洲旅游时,法兰克福只是短暂停留的一站,所以勤于购物,但是没有时间吃饭。正因此,才会有免税店多于餐馆的现象。回想去年在洛杉矶,导游带领着一路穿行于中餐馆和华人商店中。看来,中国人真是自给自足,羊毛出在羊身上啊!

  跟随旅行社出来,绝对不会有清晨雨中漫步欧洲小城的清净,不会有午后闲坐罗马丘广场的惬意;不会有迷途的焦虑,也不会有蓦然回首就在眼前的惊喜;不会有充足的时间挥霍在歌德故居,也不会有冲动去历史博物馆里聆听前人的故事。

  雨渐渐停了,风吹散了头顶上的云,太阳马上就露出了笑脸。来到一个公交站前,按照自己的位置定了个位,终于摸清了应该前行的方向,反而不紧张了。慢慢的走着,居然来到了歌德洗礼的卡特琳娜大教堂,这里是我曾经来过的地方,于是便更加欢喜了。

  早晨爬起来还是首先为了工作。经过昨日的焦灼,大家反而没有了一定要达成共识的迫切目的。于是讨论更加轻松,自然也就不会有什么突出性成果。主办方昨天的一句听上去很谦逊的开场白,现在看起来居然成了一个奢望:希望我们还有机会再聚。

  德国海关通关手续还是相当简单的。出舱后有个简单的护照检查,然后在出关时还有一个印戳,就OK了。整体印象法兰克福机场虽然是欧洲最繁忙的国际空港之一,但是设施显然比不上伟大的首都机场。费了半天劲好不容易找到了537国航柜台,却被告知返程票根本无需确认。不过服务员还是蛮热情的,尤其是在异国他乡说着普通话,感觉还是相当亲切。

  会议结束时尚早,外面也连续第二天飘着雨。稍事准备,还是冒雨出发,奔着地图上所示的方向,去找寻老歌剧院的影子。由于是周末,店铺都没有开张。路很滑,罕见几个行人,车子一闪而过,带起一条水花。雨中摸索了一刻钟左右,居然到了交通银行的门口。拐个弯,继续往北走,没有多久,就到了老歌剧院前的广场。广场上的喷泉兀自向上喷着,然后和着雨水一起砸向下面的水池。老歌剧院沐浴在清清的雨水中,仿佛洗去了历史的尘埃。虽然称作老歌剧院,但是经过二战空袭的洗礼,这座歌剧院也未能幸免。战后大规模的重建才使得她又涅磐般屹立起来。

  故居出来,时间尚早,于是便拖着酸痛的双腿往罗马丘广场南侧的法兰克福历史博物馆踱去。博物馆一层是今夏的主题展览,展出了法兰克福历史上的名宿霍夫曼。此人生于斯,长于斯,虽然曾短暂外出求学和从事政治活动,但是一生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这座小城度过的。他生于由木匠和酒商结合的家庭里,从小就不循规蹈矩;经过医学培养,成为有名的妇科大夫。在从医之外,他广泛涉猎建筑和出版等行业,组织了多个社会团体和沙龙,并借助自己的交际能力和由此建立的社会关系在1848年的革命中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把平时为儿孙画作的漫画成集出版,居然成了有名的畅销书。中国人讲“不为名相,就为名医”,此人可谓集大成的典范。

  先溜达溜达再说吧。沿着并不是很宽的街道走了大概500米,一派热闹景象:感情人家也钟情大排档。几个帐篷下面是各种小吃。有比萨饼和各类糕点,当然也少不了啤酒。找了一个摊位,挑了一扇海鲜皮萨饼和一杯啤酒,竟花去6.5欧元,奶奶的,足够俺在北京下顿馆子了。在这里只能坐在路边的长凳开吃。一个什么“城市论坛”旗号的乐手在搭建的简陋舞台上载歌载舞,一帮大姐大妈也翩翩起舞,伴着一位大叔的起哄,真好像到了北京的小区花园里。

  没有按照当时的路线返回,而是换了个方向去找寻歌德故居。走过了几条街,转过街口,豁然发现一个小广场。广场南侧是座高耸的建筑,悬挂着欧盟和法兰克福的旗帜;东侧是两头公牛雕塑,看来是来到证券交易所了。一个女童闹着要爬

1
奥斯陆